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第4卷-凉宫春日的消失 尾声  

2006-06-13 17:18:47|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尾声

 

我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结业典礼已经结束,学期成绩通知单也从导师冈部那里拿到手,本年度的高中生涯到此正式宣告结束。
今天的日期是十二月二十四日。
消失的一年九班和该班的学生都复活了,这次几乎没什么出场机会的古泉一树也是在那个班级。朝仓在半年多前就从一年五班消失,谷口继续走轻浮路线,我后面的座位也换回春日坐镇,班上也没有再流行感冒。在礼堂见到长门,她的脸上也没戴眼镜。结业典礼结束时偶然遇到朝比奈和鹤屋学姐双拍挡,两人异口同声的和我打招呼。上学途中我也确认过了,私立光阳园学院已经恢复成名符其实的贵族千金学校。
世界回到了原有的模样。
可是,选择权仍然在我手中。我和长门以及朝比奈必须再回到过去——十二月十八日凌晨——不回去的话,世界就无法恢复原状。回到过去,才能复原。只是何时回去,迟迟未能决定。我也还没跟朝比奈说明。她应该会从大人版的自己那边听说事情的原委吧。这几天我是有见到她,却一个字也没跟她提。
「真是!」
毫无意义的发出牢骚后,我踏上衔接社团大楼的走廊。
就像是赛车场举行的房车赛那样,我也必须遵守回到同一个地点的规则。落后两圈或三圈都没差,就算有,那也不是我能决定的。第一圈和最后一圈是同一条路,同样的光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只要注意不被淘汰,平安跑完全程,顺利通过终点线,努力撑到黑白方格旗扬起的那一刻为止就好。
……算了,说再多也全是画蛇添足。
再怎么辩解都没有用。毕竟是我自己选择了这一边。和春日无意识的随心所欲不暴走理由压根就不同。这次是出自我个人的意愿,选择了不停空转的无聊骚动。
那么,就该有个人负起全责,做到最后。
那个人不是长门,也不是春日,而是近朱者赤的我。
「活——该。」
我不禁自嘲起来,摆了一个酷酷的姿势。就算不能看也无所谓,反正又没人在看。才这么一想,我就和一个路过的无名女高中生四目交会。她很快就移开视线,小跑步走开。我对着她的背影说了一句她恐怕听不到的话语:
「圣诞夜快乐。」
若是在老掉牙的日剧最后一集,这天一定会飘下一颗白色的雪晶,然后主角用掌心接住,发出:「啊」或什么的惊叹声。看样子今年又与白色圣诞节无缘了。今天的天气好得让人吃惊,是个大晴天呢!
那么,我就成了完美的当事人,当旁观者就好的时期,已经消失在遥远的银河彼方,成了过去的产物。
「所以咧?要怎么做?」
事到如今才认知到这一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无疑的,我是这一边的人。早在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了。早在我被春日强行拉到文艺社,听取她发布侵占宣言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属于这一边。
和SOS团的其他成员一样,我会站在积极守护这个世界的一方。没有人强行押着我,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举起手来。
这样的话,我该做的事情只有一项。
同样要倒下,有前置作业的倒下也比较容易起来。应该说是我自己去帮助倒下的自己起来,以结果而言,这么做也是为自己好。
我走上楼梯,开始将心思放在即将开始的预定活动上。采购的任何最后是由春日和朝比奈两人去负责张罗。我这台原本内定好的人型购物车,因病托福才得以免除苦刑。这一点与其说是春日的体贴,倒不如说是她想将菜单隐藏到最后一刻,等真正揭晓时才让大家惊奇不已——她应该是有这样的盘算。说不定是打算活用孤岛的经验,想开个便宜又大碗的摸黑锅圣诞派对。
到底有什么样的火锅料呢。掌厨的人是春日,想必会以惊奇刺激为优先考量,说不定会创造出人类烹调史上前所未有的实验性猎奇锅。反正,不管锅里沸腾的是什么东西,应该只要煮熟了就能吃。就算是春日,也不至于会把自己胃肠消化不了的东西给丢进火锅吧?除非那女人有怪兽般的胃袋就另当别论。尽管春日异于常人,她的胃肠还是和人类的水平同基准吧。超越人类等级的,应该只有她的脑袋。
不过,在举行火锅大会之外,我还必须穿上驯鹿装,负责表演余兴节目。想想我这个得构思表演点子的苦命人的处境吧。
「唉唉唉。」
上月才打包封箱的感叹词,现下又从嘴里蹦了出来。什么?不要这么计较嘛。这个洞虽然发音相同,但只要赋与不同的意思,就又是别的词啦。(注:唉唉唉的日文原文是やれやれ,依照情况不同,会有不同的意思。可以是困难解决后的「好了!」,也可以是呼叫他人时的发语词。)
我一边在为自己找借口,一边在大脑的行事历中记入一笔预定事项。
这个预定就是既定事项。是让我继续待在这个世界,绝对不得不做的事情。

——近期一定要找个时间过去,让世界复活。

走到社团教室附近,就闻到阵阵扑鼻的香味。光是这样,我就觉得饱足了。这份满足感究竟是从何而来?明明不久后就要回溯过去收拾残局,结果还没动手就已如此满足,这也太便宜我了吧!

——不过,也还好啦,反正在那之前。

还有时间。主事者是未来的我,然而并非遥远的未来,也不是下一刻的我。
我握住文艺社教室的门把,向世界发问。
喂,世界,再等一下下好吗?在我前去改变你之前,可以再待机一下下吧?

起码——
等我吃完春日特制火锅之后,再赶过去也不会太迟吧?

 

 


后记

这次以回忆来代替后记,还请大家见谅。

我小学六年级有位同班同学,那个人被誉为天才绝对不过分。他是班上的领导人物,头脑聪颖,家世又好,更擅长制造开朗气氛,给大家带来欢乐。头上顶着令人目眩的教主光环,这样的一位风云人物会与我交好,是因为当时他和我有相同的兴趣。我们都喜欢钓鱼和外国悬疑小说,至于是志趣相投还是臭味相投就不得而知了。
班上分组时,我也总是和他一组。组长当然是他。有一次,校方举行活动,要各班推派代表出来表演给全学年的师生观赏。我们这一组迟迟无法决定要表演什么,伤透脑筋时,他提议:「我们来演话剧吧。」然后就开始写剧本。我永远不会忘记,我读那个剧本读到笑出眼泪,还在地上打滚。想不到世界上有这么搞笑的东西!
我们的演出,忠实地呈现了他的搞笑剧本。看了我们演出的话剧,全六年级的学生都笑了,老师们也笑了。我们这一组得到了金奖,还获颁木头雕刻的盾。当时我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至今我都仍然记忆犹新。
之后,我们还是上同一所国中。后来他考上了远方的高中,接着又进了更远的大学。
我时常在想。我是否能做到像他那样,让每个人都捧腹大笑呢?——还有,他的剧本是否也间接改变了我的人生——
那个想法在我心底扎了根,成了永难忘怀的记忆的一部分。

……字数似乎不太够,继续发布回忆第二弹。

高中时代,我当过一阵子的文艺社社员。因为我主跑另一个社团,所以一周只能去文艺社一次,基本上文艺社也只有周一才开。因为社员只有一位高我一个年级的学姐。我第一次敲门时,戴着眼镜,表情很知性的她,是唯一的社员同时也是社长兼社团前辈。那位前辈当时和我说了些什么,我完全都不记得。搞不好当时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入社不久,我们就开始制作文艺社的期刊。我实在是不愿回想自己究竟写了些什么。总之不是小说。封面是我画的。这东西我也不太愿意去回想,只靠我们两个人根本吃不下整本期刊的页数,所以前辈就跟她的几位朋友邀稿。虽然都是我不认识的人,但其中一人的名字让我印象很深刻,至今都还记得。
前辈将升高三之际,决定退出社团,专心念书去。同时期进来了五位新社员。为何会进来那么多人,我也不清楚。在另一个社团玩得不亦乐乎的我,没多久就没去文艺社了。
再见到前辈,是在她毕业那一天。我对当时的对话也没有印象。她大概说了不着边际的交际话后就淡淡离去,而我也只有目送她的背影而已吧。
那位前辈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那位前辈一定也记不起我的名字。可是,我想她会记得当时社团里有我这么一个人。
我也记得社团里有她这么一个人。

……连续用两篇像这种疑似虚构,不登大雅之堂的散文来填补后记,让我有种向下沉伦的痛苦感。可是比起从自己尘封的记忆中挖出好笑的桥段,还有更多事等着我伤脑筋,搞到我快倒栽葱了……虽然不是没想过只要船到桥头自然直,但这就跟想像落入河中随波逐流的足球未来命运会如何一样无济于事,还是将气力放在另一个地方比较好。
最后,我想对出版这本书的所有相关人员以及阅读此书的所有读者,献上一支感谢之舞,再会。

谷川  流

凉宫春日的消失 完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