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小說]机动战士高达(U.C 0079)第20章 胎动  

2008-06-27 15:51:5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0章 胎动
  基西莉亚凝视着克拉蕾·哈蒙,总觉得她端正细致的面容和锐利的眼神搭不起来。论岁数哈蒙较基西莉亚大个二、三岁,但看起来较为年轻,梳高的发髻更显成熟女人的风味。
  “我是不是曾经在哪里见过你?”
  基西莉亚记不得清楚,不过也不能说全无印象。
  “很久以前我出席过两次基连阁下办的酒会。”
  哈蒙还带来了首相达尔西亚·巴哈洛的亲笔信,这让基西莉亚起疑。
  “这么说,你和基连认识啰?”
  “已经认识很多年了。”
  “达尔西亚知道你和基连认识吗?”
  “是”
  克拉蕾·哈蒙的言下之意是,正因为如此达尔西亚首相才会把这个任务分派给我。
  “我和S·S的兰巴·拉尔上尉预定在战争结束后正式结婚……阁下您应该知道,他是金巴·拉尔的长子。”
  “原来如此……我懂了。”
  由此可见她是个很有来历、背景的女性,但基西莉亚当前可没时间去做身家调查了。
  “取得这份情报的是你,把情报交给首相的也是你……你和基连有仇吗?”
  “这是个人的隐私……恐怕无法奉告。”
  “那我怎么信得过你?”
  基西莉亚抄起桌面的信,走向水族箱,望着成群的红身剑尾魚,鳞片闪闪发光。
  信函用的不是正式的格式让人起疑,但也正因为如此而增添了可信度。
  当战线移往戈雷席多方面时,有数艘吉翁本国来的定期货船驶入了阿·巴瓦·库,克拉蕾·哈蒙就搭乘着其中一艘来到前线。她备齐了伪造的身份证明文件,伪装成基西莉亚手下的近侍,甚至还带了好几口箱子,装满了基西莉亚的私人物品。不过她不晓得这其实是德金国王的指示,她只是以信差的身份前来。
  由首相达尔西亚所写的亲笔信藏在哈蒙的腰带带扣里,是用特殊的纸书写而成,要是哈蒙不幸被基连的谍报机关逮获,她必须将这份亲笔信嚼碎吞下,胃酸将很快将纸融解。
  信是达尔西亚亲手写的,内容大致是说当地球联邦军进逼阿·巴瓦·库时,‘系统’将适时的启动。阿·巴瓦·库的最高指挥官是基连最亲信的兰德洛夫·维格曼中将,如果基连不惜牺牲掉他,那么基西莉亚的安危就得自己多加小心了。基西莉亚认得信末的签名,不过还是有股冲动想调阅电脑文件对比一下,但借用电脑又免不了有人监视,所以还是忍了下来。
  “达尔西亚已经知道这件事的内幕了吗?你今天出这趟任务,兰巴·拉尔知道吗?”
  基西莉亚这才想起克拉蕾·哈蒙是谁,她是好几年前和基连交往过的众多女人之一……
  “我将情报提供给首相之后……首相再次的见我,命令我把这封信交到基西莉亚阁下您的手里,并且向您说明情报的来龙去脉。
  兰巴·拉尔并不知道我负有任务,我们并不是天天都能够见面……”
  照哈蒙的描述,在‘系统’进入最后查验的阶段,S·S加强了吉翁的出入境管制,除了清查所有进出吉翁的军用舰艇之外,凡是和‘系统’扯得上关系的工程人员一概禁止出国。这引起了基西莉亚的好奇,兰巴·拉尔居然会把总帅的机密告诉未婚妻,这真是太不小心了。
  “兰巴·拉尔……你说他是金巴·拉尔的长子?”
  “是的……”
  “金巴·拉尔不是戴肯派的核心人物吗?”
  “是,详情我也不太清楚,我只听说他搜集到了有关凯斯柏和阿尔蒂西亚的情报。”
  “凯斯柏?……金巴·拉尔带着两个孩子逃亡到地球那件事?原来真有其事?”
  “……”
  克拉蕾·哈蒙当然不可能明白,基西莉亚也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她只是奇怪,兰巴·拉尔身为S·S的军官,保密的功夫却做得太差,基连怎么会用这样蠢的部下呢?又或者,他并不如想像中的那么蠢……?
  凯斯柏和阿尔蒂西亚……这两个名字倒是勾起了许多回忆。当年基西莉亚的父亲德金在和吉翁·戴肯共同奋斗、创建共和国的时候,她和凯斯柏、阿尔蒂西亚倒是常常玩在一块儿。
  那两个孩子都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简直像童话故事里的人物,个性都很开朗。当时年纪不过十来岁的基西莉亚,还纯真的希望将来自己能嫁个金发的丈夫,生两个同样可爱的孩子呢。这些回忆再度涌现,不禁让人脸颊一热。
  “我明白了。”
  接下去该如何,基西莉亚心中已经有了腹案,等局势稳定下来,再去调查那两个孩子的事吧。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吉翁·戴肯的二位遗孤即使活着,也不会对现今的局势造成什么影响才对……
  会造成什么影响吗?……会吗?……
  当身穿一袭紫衣的哈蒙走出门外的那一瞬间,基西莉亚犹疑了一下。
  不对!正因为会造成影响,所以基连才会下令要兰巴·拉尔查个明白,不是吗?基西莉亚忆起了凯斯柏的气息……
  ‘对呀……!也难怪我会把夏亚给找来……因为他也有类似的……’
  方才克拉蕾·哈蒙进出的那一道门,不也有好几次飘过凯斯柏的气息吗?
  ‘是他?……夏亚·阿兹纳布……他、他是……凯斯柏?……’
  基西莉亚咬了咬牙,可是下一刻她笑了,心中的温暖的感觉让她反而觉得开心。
  ‘原来凯斯柏……已经变成那样了不起的人啦!”
  她的心里有点像是自傲的母亲,基西莉亚亲相选中的、最具好感的青年,夏亚·阿兹纳布!原来就是凯斯柏!也难怪她心里如此欣喜了。
  基西莉亚凝视着魚儿由左游到右,想藉此恢复内心的平静。
  “为什么要改名回到吉翁来呢?”
  她自己问着自己,却也为凯斯柏如此的奋斗感到骄傲。
  “真拿他没辄……原本以为他是个不同凡响的军官,没想到他就是凯斯柏……”
  基西莉亚止不住脸上的笑容,她当然考虑到凯斯柏改名从军必然有什么目的,但她看着夏亚在短时间内获得的成就,还是免不了感到开心。再说,这也证明了自己识人有术,如果可能的话,她打算继续让夏亚隐瞒下去,继续利用他的才干……
  可是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已经知道了夏亚·阿兹纳布的真正身份,将来想用对待一般军官的态度来对待他,就有点困难了。
  “可惜呀!他得罪太多人了。”
  因为夏亚的能力,为他招来了许多的仇家,夏亚会这样不顾一切的往上爬,必定抱定了什么样的目标。
  如果他的目的单纯只是为了向查比家族复仇,那么照理说纠集一批同志组成暗杀队还比较有效一点。换句话说凯斯柏另有目的……更远大的理想——难道是继承他父亲的遗志,让吉翁成为有民意基础的政权?这种理想不会太幼稚了一点吗?
  ‘年纪轻轻就抱有大志,不错嘛,凯斯柏……可是,大人的世界里可没有单纯这两个字喔……’
  基西莉亚一连发出了数道指示,喝了几口咖啡,她的心情恢复了应有的老谋深算,下令要夏亚过来报到。
  ‘既然是吉翁·戴肯的遗孤,就该好好的加以利用。’
  对她而言,新人类就像一把双刃的剑,如何善加利用是一种艺术。
  在战时,新人类可以当做一种强力的武器,到了战后,新人类则可能变成英雄或被人排斥,端看民意和舆论的走向如何。基西莉亚决心利用大众作为从政的基础,就必须好好培养夏亚这颗棋子,而且名气必须愈大愈好,这样才能在必要的时候产生剧烈的“爆发力”。
  就这方面而言,夏亚的想法和基西莉亚是一致的。他明了基西莉亚想要利用他——她本来就是个狡猾的女人,从来不向夏亚表露自己真正的目的。所以夏亚也对自己的性格下了一点功夫,有意无意间展露一点小聪明,甚至想做个圆滑的人,可惜后者他实在做不到,夏亚总是无意间会招来别人的怨妒。
  还好基西莉亚本人对于做人圆滑与否的要求不高,她认为人的能力与人的个性是两码子事,有能力的人不见得一定会讨人喜欢。她的这种观念夏亚一直牢记在心。
  至于玛佳蕾·琳·布莱亚,她只是个小小的秘书,夹在基西莉亚和夏亚之间,完全不了解这其中的险恶,平日只做些泡茶、信件收发和为访客开门的工作而已。不过,刚才哈蒙的出现,让她感觉到情势有些变化,这会儿又见到夏亚神色匆匆的步入办公室,连瞧都没瞧她一眼,使她体会出了空气弥漫的紧张。
  “再过一个小时我的部队就能重新整备完毕。如果能多编派两架艾尔美斯,战力就更充足了……”
  夏亚·阿兹纳布中校慢条斯理的说,因为看到基西莉亚神色略带紧张,末尾还拿艾尔美斯开了个玩笑。
  “哼哼……这倒有点困难。不过阿·巴瓦·库的工厂里倒有两架和艾尔美斯同时期开发的布劳·布罗……虽然还没完成测试,不过如果你想要,我倒可以想想办法。”
  基西莉亚于是用内线通话器呼叫秘书,立刻传令整备好布劳·布罗。她的态度似乎是故作轻松,夏亚看得出来。
  “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基西莉亚口中冒出了“凯斯柏……”这几个字。
  “原来是这么回事……!”
  夏亚没想到这一刻会来得那么早。不过如今的他已经不是过去的他,在和夏里亚·布尔共事过一段期间后,他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只不过他还是有些扼腕,自己的新人类能力原来不过如此而已,没办法预知这一刻什么时候会来临。
  “开什么玩笑……难道新人类就该具备预知未来的能力?”
  他内心苦笑着,夏亚本人并不真的认定自己就是新人类,而且他也不相信新人类应当具备有超能力。对他而言,新人类应该如同父亲所言,是一种能够洞悉环境变迁的人类。
  人类进入宇宙世纪之后,生存在无垠无尽的太空之中,受到时空的内外刺激,便会逐渐衍生出新人类这种更具适应性的人种。夏亚看过这样的人。
  由弗拉纳罕机构检定确认过的拉拉·丝和库丝可·艾儿都是这样的人。夏亚相信这样的人将来会愈来愈多,到最后,全人类都将拥有这样的能力。
  但是当新人类还是少数的时候,却被人们拿来当做战场的先锋部队,死于毫无意义的战争。所以夏里亚·布尔才会提出联合钢弹驾驶员一同阻止战争的构想。夏亚对这么快速的思维跃进十分肯定,他潜入吉翁的真正目的,不也是如此吗?相较之下,向查比家复仇这个理由就显然不够成熟而且幼稚。
  “难怪你一直要戴着面罩。”
  基西莉亚的话再度提醒了夏亚,戴着面罩就以为可以掩人耳目也同样是幼稚、不成熟的行为。
  “是的,过去找一直不喜欢自己的模样,久而久之渐渐变成了红色彗星。面罩只是一种手段,我也从来不打算拿下来。”
  “为了复兴戴肯派,所以才回吉翁来吗?”
  “直到一、二年前我都一直是这么想的。也是为了这个理由,我十五岁便回到吉翁……”
  “你的意志令人赞赏,不过如今我重视的是夏亚·阿兹纳布这个人。你肯脱下面罩来让我瞧瞧吗?我还是想看看凯斯柏长大之后的样子。”
  夏亚于是脱下了面罩,额上虽然有着难看的伤疤,但端正的面容还是看得出过去的形貌。基西莉亚起初很满足的欣赏着,但不一会儿换上了严峻的表情。夏亚无法猜透她的心意,所以说了一句很俗气的话:
  “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任凭阁下处置。”
  只听见基西莉亚哈哈哈的高声笑了出来:
  “我怎么会在乎这个呢!?对我而言,我需要的是夏亚·阿兹纳布的力量。就算真要报仇,也该等我们活着离开阿·巴瓦·库再说……不过,我倒是相信你的诚实。”
  “谢谢……听阁下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毕竟没有料到今天会发生这种事,直到现在手还抖个不停呢。”
  夏亚说的有一半真话、一半假话,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全看基西莉亚如何决断。
  “基连啊……似乎对我非常不放心,不过或许是命运吧,雷比尔居然没能一举攻下阿·巴瓦·库。我决定立刻离开阿·巴瓦·库,回到吉翁。”
  “是……”
  “所以得拜托你,负责护卫我的座舰。”
  “是……预计什么时候出航?我会调整部队的整备时间。”
  “我想再过五、六个小时吧!总之要在雷比尔发动攻势前离开。”
  “阁下……”
  夏亚心想,基西莉亚难不成要回国去搞叛变?这可没那么容易吧。吉翁首都“什姆市”殖民地周边还是配备有防卫部队,负责“系统”的部队也不在少数。
  如果基西莉亚离开阿·巴瓦·库的消息传回吉翁,基连说不定会调转‘系统’的射击方向,用来对付她呢。
  “……您担心的是‘系统’?”
  夏亚明白了,基西莉亚之所以会这般急躁的采取行动,可见基连真的想用“系统”对付她,否则何需临时离开阿·巴瓦·库呢。不过,吉翁军和联邦军交战的胜败比率是七比三,再加上‘系统’的协助,联邦军照理说没法子取胜。
  “抱歉,这样的决定会不会轻率了些?”
  “你还不明了状况吗?要是直径6公里的雷射实行扫射……”
  “的确……但在我军占优势的状况下,总帅有必要施展这种杀手锏吗?”
  “你在用夏亚的观点看事情吗?换成凯斯柏的立场,你不明白基连是怎样的一个人吗?”
  “……我现在已经不那么偏执了……”
  “你难道要让基连活着?”
  “不,可是我们必须考虑到时机和战力的问题,如果阁下您将战力分散,恐怕就无法成功,而雷比尔那边,他们能不能给我们足够的时间脱离阿·巴瓦·库,也是重要的因素。”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把事实告诉你,要你担任先锋呀!”
  “这是我的荣幸……看来只好硬着头皮先牵制住雷比尔了。”
  “就交给你了!你立刻把布劳·布罗编入部队,多增加一架就多增加一分战力。如果有必要,我还可以拨一个战斗大队交给你指挥。”
  “我以前就说过,我的第300独立战队是新人类战队,不是靠数量取胜的部队。”
  “我知道……就交给你了。”
  “是!”
  “我们暂时结盟合作吧……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的女人很悲哀?”
  “……”
  夏亚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能够体会,不过是以人对人的心情来体会。我不会觉得奇怪,因为我的内心也有着同样的挣扎。”
  夏亚选择说实话。
  “嗯!如今的我,宁愿死在凯斯柏·戴肯的手里,也不愿被基连所杀。不过,明天又会如何就很难说了。我想你也是这样吧?”
  “是……”
  夏亚行了举手礼,转身走出了办公室。他不晓得状况如此推移下去,最终他和基西莉亚谁会得胜?不过,如果用游戏的眼光来看,只有超越了这种种的试炼,才能掌握到真正的霸权,不也挺刺激的吗?
  和神情不安的玛佳蕾·琳·布莱亚擦身而过时,夏亚开口了:
  “战况恐怕不妙,你可要活下来啊。我还期待着你能为我生个孩子呢。”
  兰巴·拉尔看着影像电话的萤幕,因为镜头可做左右各60度角的转动,因此可以看清克拉蕾·哈蒙的房间摆设。影像电话在没人接听时,照理是不会打开萤幕画面的,不过哈蒙所住的房间事实上是在兰巴·拉尔的名下,再说他是S·S军官,要检查电话的那一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房间摆设一如往常,倒是沙发上扔了两条围巾,不像是哈蒙的作风,手提袋和手帕放在电视机的柜子里也很奇怪。这已经是第三次打电话了,前后已经过了十个钟头。
  “果然……”
  兰巴·拉尔放心了。当他向基连报告过夏亚的事之后,S·S便受命开始查验所有离开吉翁的舰艇,由兰巴·拉尔自己统筹指挥。这突如其来的任务多少让S·S的队员们有些不解,但S·S队员向来所受的训练是不问为什么,只管执行任务,所以也没人提出疑问。
  但兰巴·拉尔对这个命令却有些疑问,所有禁止出境的人,都和“马哈尔”殖民地有关,可见‘系统’将会有所行动,再加上会面时基连跟他提到:‘就一次解决掉吧……凯斯柏·戴肯刚好也在阿·巴瓦·库上头……’更让他提高了警觉。
  基连的意思是要杀掉夏亚吗?如果基连下令要他执行暗杀夏亚的计划,那么也是时势比人强,不得不为。可是基连下的命令却是加强管制出入境,还表示要“一次解决掉”……这就令人大惑不解了。
  这又是基连打算牺牲别人,巩固自己的先兆。
  克拉蕾·哈蒙原本是个上流社会的女性,或许内心还扫不去被基连玩弄的屈辱吧,她在兰巴·拉尔这里找到了真爱,亦都产生了弱者互相依存的意识,在某方面,哈蒙是个愿意挺身向基连报复的女人。
  兰巴·拉尔和马哈尔空域的同僚联络上,对查普曼的动向展开调查。基于S·S是直属于基连的单位,查普曼毫无警戒地说:
  “只要S·S能把阿·巴瓦·库给隔绝,不要让他们得到消息,基连就能君临天下了,国王如今不过是个装饰品,达尔西亚首相也丝毫没有反抗之力,不必担心。”
  马哈尔的射轴已经调往阿·巴瓦·库的方向,因此基连的用心已经昭然若揭。马哈尔那边的S·S军官在转达查普曼的话时,更是难掩心中兴奋之情。
  于是,两天前克拉蕾·哈蒙明白了兰巴·拉尔的言外之意之后,展开了独自行动。也正因此,她没有待在家里,因为……
  “基西莉亚和克拉蕾,都是相当聪明的女人啊!”
  兰巴·拉尔啜着黑咖啡,瞄了瞄今天的出港登记表。今天驶离什姆市的舰艇,没有一艘是前往阿·巴瓦·库的。这时,一名部下进来了:
  “据说,有人在昨晚出港的舰艇上看见了克拉蕾·哈蒙,长官您知道吗?”
  “哈蒙?没搞错吗?”
  “是,据说基西莉亚的部属家侍当中,有个女人长得很像克拉蕾……”
  “她怎么可能会出境呢……这三天她应该都在艾伦公园渡假呀……不过,为什么这份报告现在才送到?为什么不早一点送到我这里?”
  “实在抱歉,可是负责管制的人说,她身上带着基西莉亚阁下发给的通行证,也并非管制出入境名单上的人,所以不知道有没有报告的必要。”
  “是谁在负责的?”
  “是汤姆·西村少尉。”
  “啧!这家伙总是这样。算啦,今晚我见到克拉蕾的时候,把这档事当成笑话说给她听吧。”
  “是!”
  兰巴·拉尔总算确定了,克拉蕾的确已经出发了。不仅如此,她应该也见到了达尔西亚首相,所以才能运用假身份出境。这显示背后有个强力的组织正在运作。
  如今的问题是,克拉蕾能否平安逃离阿·巴瓦·库,避免卷入基连的计划当中。
  黑暗中,飞马Jr·拖着青白色的火箭光尾,以最大战速朝阿·巴瓦·库前进。飞行过程中需要一再的闪躲迎面而来的陨石和残骸,但飞马Jr·仍旧保持着速度。
  戈雷席多暗礁已经被远远的拋在后方,可是这并不表示接下来一直到阿·巴瓦·库的这段行程会毫无阻碍。太空中飘浮的东西还是太多——陨石、殖民地残骸、还有大战遗留下来的垃圾——。有人说,这些残骸可以掩护飞马Jr·不被发现,但这也同时表示敌人有可能藏身其中伺机发动攻击,所以负责操舵的米莱不敢掉以轻心。
  米莱·矢岛中尉看着舰桥的舷窗实景。当正前方有陨石出现时,最先发出警告的是雷射侦测仪,接着,原本毫无动静的窗景中会突然出现岩块的形影,急速的扩大,逼近,这时就得马上判断出陨石的移动方向,实施回避运动。
  在没有空气的太空中,若是没有阳光的反射,想在一片黑漆漆之中分辨出陨石和残骸是极困难的。在地球上,由于有空气折射作用,人的肉眼不但可以分辨物体的确实形象,同时也能正确判断出相对的距离和速度,这套方法一拿到太空中就完全不管用了。
  虽然在肉眼辨识之前,可以靠雷射侦测器测出陨石的距离、小大,但换做米诺夫斯基粒子浓度极高的战斗空域中,连雷射光都有时会遭到扭曲,反而更不可靠。以飞马Jr·来说,过去也曾经使用自动驾驶装置,但总是在紧急的时候需要临时切换为手动操控,避开直接对撞的危险。所以最可靠的驾驶方法,反而是仰仗米莱·矢岛的“第六感”。
  舰上所有人员均穿着第一级战斗服装,在一般标准服(太空衣)之外,军官皆配备手枪及求生装备一套。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脱下这身战斗装,也没有人有把握自己能活到那一刻。
  米莱再次感到寒意袭上心头,让她背脊一震,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站在这里做什么?
  “好想逃离这一切,到后方去……”
  她所谓的后方不是舰队的后方,而是不必恐惧战火波及的地方,可是,如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地方呢?她在十岁时,便跟父亲离开了地球的远东的故乡,来到殖民地生活。米莱的父亲是个非常有名的政治家,提起矢岛这个姓氏,可说在地球联邦政府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父亲因为厌恶在联邦中做事,所以带着她移民到太空,成为少数志愿移民者。
  在联邦与吉翁之间爆发大战时,米莱刚好回地球的故乡去旅行,结果家人所在的SIDE却在一周战役时被毁,促使她下了决心,投效地球联邦军的宇宙军。
  当然,有许多父亲的友人出面,想把她调到后方去工作,但她都拒绝了。因为地无法忍受挚爱的父亲和弟妹死于战火,自己却还躲在后方苟安生活。
  米莱的处境也是飞马Jr·上许多成员的写照,有许多成员都来自太空殖民地,都因为吉翁击落殖民地的暴行而决心加入联邦军。
  每一个人都各自在某一方面对吉翁抱有怨恨,说明白一点,现今的地球联邦军也就是靠着这些怨恨来运作着。可是,那些负责指挥的,留在地球上的联邦军高层指挥官们,又哪里了解呢。
  凡是一个组织庞大到一定的程度,就必然会发生体制的僵化。那些躲在南美洲地底下的贾布罗基地里的高官们,怎么可能理解米莱站在舰桥最前端的恐惧?时间与空间相距太过遥远,斩断了人们的感知能力,制造了太多误解。或许只有等真正的新人类出现,才能改善这种茫茫然的状况吧。
  米莱又感觉到一阵冰凉由脚底升了上来,她赶紧固定住舵轮。一座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殖民地钢筒以惊人的高速贴了上来。
  “米莱!”
  头盔内的耳机爆出布莱德舰长的怒骂。
  “!”
  一瞬间米莱还以为自己累得睡着了,左舷的震动传遍了飞马Jr·的舰身,白色的舰体滑过了殖民地的空壳。
  “不要胡思乱想,要盯着前方好好操舵!”
  布莱德的高喊惊醒了每一个人。
  “突破第二战斗线!三分钟后出动机动战士!”
  马凯·克兰的叫声打断了布莱德舰长的话。
  “不用那么歇斯底里,把侦测器打开!”
  看见布莱德穿着厚重的标准服在舰长椅上忙来忙去的,米莱会心的笑了:
  “舰长。”
  “什么事,中尉!”
  “一定会很顺利的,我相信……”
  “不必安慰我了,你不也害怕得发抖吗?”
  “嗯,我承认,但是飞马Jr·会存活下来的。”
  “又是新人类的直觉?”
  “你爱怎么形容都可以,对吧,莎拉士官。”
  “我同意,或许免不了有些牺牲,但我们……”
  她吞了一口口水,改口说:
  “不,其实我很害怕……”
  “!?”
  米莱没想到莎拉会这样说。
  “别说丧气话!我们应该互相信任才对呀!我相信阿姆罗中尉对雷比尔将军说的话。不过,若是战争不结束,阿姆罗说的就永远不会实现。基连若是贏了这一仗,新人类的理想恐怕永远都不会实现了。”
  “可是,连邦又有什么差别呢……?”
  “只要没有战争,我们就能争取到时间啦!”
  布莱德大声的打断了谈话。
  之前,飞马Jr·在离开戈雷席多暗礁空域之前,雷比尔将军曾经暂离旗舰多拉各号,到飞马Jr·来视察。
  “真可称得上是神乎其技,仅靠飞马Jr·和三架机动战士,就能在一场会战中摧毁了比自身强二十倍的敌军……”
  雷比尔的兴奋之情显露无遗。他并非是那么传统的一个军人,过去,雷比尔将军曾在鲁姆战役时遭吉翁军俘虏,之后成功逃脱,回地球后便向全地球的民众发表了“吉翁已无可用之兵”的著名演说。也正因为他不够正统,所以遭到联邦军军部主流派系的排斥,以致于现在还得留在第一线作战,而不能晋升进入后方的指挥部内。
  “……新人类……各位的确配得上这样的称呼,一等战争结束,我一定给各位全体跃级晋升!事实上,各位的能力其实不必由军方来加以肯定,跃级晋升只是表示军方认可了各位的价值。另外,接下来的作战才是真正的‘大键琴作战’,成功与否全看各位的表现。或许说来有些历浅,但各位未来的命运是好是坏、能不能被世人所正视,全看各位的努力了。
  不过,我今天到飞马Jr·来,是有件更重要的事想请教各位,这样的观念或许有些幼稚,所谓战争中的胜利者,究竟是因为拥有力量才会战胜,还是因为站在正义的一方才会战胜呢?……姑且不论过去的战争,今天我们打的这场仗,真的能够改变这个世界吗?各位新人类……不知道有什么看法?”
  阿姆罗觉得这个问题的确幼稚得很。可是飞马Jr·的乘组员都是一群小毛头,简报室里年纪最大的乘员就属史雷格中尉,大家都嘟哝磨蹭着,却没一个人敢站起来发言。布莱德发觉到气氛如此,于是率先站起身来:
  “我们的战果的确是史无前例……但是,如果阁下您说的新人类指的是吉翁·戴肯声明的,未来的人类都应当具备的有条件的人类,那么我们不过是凡人而已,也就没有资格回答阁下您的问题了。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钢弹的驾驶员阿姆罗·雷中尉是我们的中心人物,说不定他能提供一些不一样的意见吧?”
  布莱德的话让阿姆罗浑身都不自在。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个伟大到可以被人称作“人物”的人。虽说拥有中尉的官衔,但在联邦军死伤惨重的情况下,军人的阶级实在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成就。而“人物”这种字眼,仿佛是特意把他分隔了出来供人欣赏一般,这方面阿姆罗特别敏感。
  自己配称为“人物”吗?阿姆罗自觉有些羞耻……
  可是雷比尔将军和随从幕僚却很正经的把视线移向了阿姆罗,在大人的注意下,他只好克服内心的羞耻,回望向雷比尔将军的双眼。
  “中尉,你能敘述一下你获致辉煌战果的因素吗?关于我的问题,你有什么看法吗?”
  站起身来,阿姆罗感受到周围视线带来的压力,只有莎拉用安稳的神情鼓励他。
  阿姆罗的内心平静下来,转向雷比尔:
  “说实话我也不太了解,不过我不认为站在正义的一方就必定会得胜。拿战争故事和历史来说,写这些文字的人之所以肯定战胜者与正义有关,是因为他们早已经知道了战争的结果,也就是知道了结果再来编造故事,这样的历史,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其实并不多。”
  “嗯,我了解。”
  雷比尔将军的语气中略带揶揄,惹得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笑了。雷比尔话中的意思其实是说“你还年轻”。
  “是……所以找把自己的体验分成三部分来说明,这些话我平常没跟别人提起过……”
  他是指莎拉。
  于是阿姆罗敘述了他在德克萨斯遇见拉拉,以及在戈雷席多暗礁空域遇见库丝可·艾儿的情况。
  “……两次都是尖顶帽子形状的机动装甲。不过,很重要的一点是,第一次遇见拉拉时,她是独自一人,没有操纵机动装甲。在有机动装甲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假设那些特殊的操纵设备会引发人的意识扩张,但第一次见到她时,我们之间并没有借用任何装备的力量。
  第三次则是夏亚·阿兹纳布,我在和拉拉接触时就见到过他,他介入了我和拉拉之间的意识波。而在戈雷席多作战时,我甚至肯定和他用意识交谈过,也得到了他的回音。我表明我要杀了他,而他反问‘什么!?’就好像是直接对着我说一样清楚。所以思维的传送应该是没有时差的。
  还有,在和库丝可·艾儿的尖顶帽子交战时,飞马Jr·舰桥的所有人员也都连系上了她的意识波……还有……”
  “还有多兹尔……”
  一旁的凯补上一句。
  “啊……和多兹尔舰队接触时,我们碰上了新型的机动装甲,也捕捉到了比较不一样的‘东西’,一种类似恐怖意识和斗争意志的集合体……”
  阿姆罗的说明持续了二十分钟,在场有许多官兵的确没听过这些事。
  “莎拉士官呢?你的实质是我们之中最好的,你有什么感想?”
  米莱问道。
  “嗄?”
  莎拉望了望雷比尔,有一位随从军官对着雷比尔将军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听说在德克萨斯时,因为你的协助救出了不少舰上官兵,能不能说说你的经验,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呢?”
  “好奇心?”
  莎拉站了起来,像鹦鹉般的复诵。
  “我们查过了你的经历。”
  “啊……”
  莎拉这时才明白,该来的还是要来。
  “是……但我必须说明,我是以联邦公民的身份,与各位一同战斗。”
  “我知道,阿尔蒂西亚·索姆·戴肯。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听见这个名字,真令人高兴。”
  在场曾一同奋斗的战友们顿时一片哗然:
  “戴肯?……吉翁·戴肯!?”
  不知是谁在嚷着。
  “真的假的!?”
  凯也说着,莎拉回了他一个微笑。
  “安静!”
  布莱德把吵嚷声压了下来。
  “谢谢,将军阁下。”
  对莎拉能勇于面对自己的身世曝光,阿姆罗十分的感佩。
  “我的父亲并不是新人类,他只是提出了人类未来可能发生什么改变而已,我认为自己也是如此。不过,如果我的能力真如各位所言,拥有奇特之处,那么我也不会抗拒被人称作新人类。
  我的体验其实和阿姆罗中尉的差不多。不过,他的体验就算再怎么真实,我相信还是有人不愿去承认人类已经开始改变了的这个现实……再说,我们即使拥有能力,却还无法真正驾御这种能力,在这种情形下,别人又会如何看待我们?
  所以,如果阁下真心相信新人类是人类全体的革新,就该打消利用新人类,将新人类当做战争工具的念头。”
  “的确是很严正的批评……我相信阿姆罗中尉的例子,是人类扩大认知领域的一个开端。我也相信,人类未来都会拥有比他更强的能力。可惜的是,现在的我还无法想像那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中尉,你个人的感想又如何呢?”
  雷比尔将军恢复了平静的表情,用稚儿般率直的眼光望着阿姆罗。阿姆罗心想,如果领导者们能这般诚实可亲,人类或许就不会犯那么多错误了吧……他再度站起来发言:
  “虽然,我拥有了思维扩大的能力,但我还没有办法加以控制,这是有点可惜的。不过,我倒觉得能不能控制这种能力并不是重点。
  更重要的是,人类的人格、品行有没有随着能力一起提升。还有,即使人类的能力提升了,却还是受到政府、自治体、军队等等组织的压制,这种情况下又如何去谈超越旧时代呢?
  新人类的产生有标准的方式可寻吗?这我不知道。我倒深信,把新人类集合在一起,就能扩大新人类的影响力。可是,现在新人类是被旧人类所包围、区隔开来,要突破这种困境需要力量,而力量的产生,则免不了要利用新人类。换句话说,我们还是免不了被拿来当作工具,虽然有点可惜……
  如果……如果我真的是所谓的新人类,我期待的是一个人与人都能完全调和的未来,不是某人与某人的调和,而是所有阶层的人都能完全调和。
  我想亲眼看看那样的世界,所以心中一直抱着想活下去的欲望,而且是极度的想生存下去,即使要用卑劣的手段也在所不惜。这种想法……却又表示我还是个旧人类,这让我非常惋惜。”
  在雷比尔将军点头之前,刚才讲悄悄话的那个军官却先开口了:
  “唉,我真羨慕中尉,能在这么不确定的机率中被挑中,成为拥有特异能力的人。”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
  “不对吗?”
  军官的语气一变,似乎不认同阿姆罗。
  “如果真是靠机率,那就不可能达到全人类的革新了。如果人们不肯正视新人类可能带来的变化,而只一味的将新人类视为超能力者,将新人类视为防卫地球联邦政权的武器,那么新人类的世界将永远只是个梦想。”
  “很有道理,中尉……,新人类的确像是一把两刃的剑。我明白了……但是,我却还是得以旧人类的身份向各位新人类下令:以飞马Jr·为首的第127独立战队将成为全军先锋,当战斗展开后,各位可自行判断行动,以求取最大战果。不过,别期待伴随僚舰能提供多少支援……还有,最重要的,各位务必要活着回来!这是命令!……完毕!”
  雷比尔站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