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小說]机动战士高达-密会(U.C 0079)第05章 垂死的天鹅  

2008-06-27 16:31:1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05章 垂死的天鹅
  连芙劳·宝都被当场征召了,可见跟木马并肩作战过的年轻人,通通都被军队留住了。
  军队会承认这样的编制,是因为军队对他们也有着一份期待。
  既有所谓“新人类”的“人类变革论”,军队当然也想依循这个正在流行的理念,拿木马这些业余军人做一个测试。然后,可能的话,最好能激发出他们“新人类”的素质,成为军队最好的战力。
  但是,最根本的理由,还是因为联邦军缺乏人手。
  不过,还是有正规军人和驾驶员在这艘“木马”上,但是,没有人不满这个由预备士官升上来的代理舰长。
  于是,木马再度飞上宇宙。在月球轨道上,有个位于月球前方空间区域里的SIDE-6,木马以故障待修为藉口,进入了SIDE-6。
  一艘战舰单独行动时,会被视为“离队舰”,只要把武器以封条贴封,就可以在紧急的时候进入中立的太空殖民地区。
  这是宇宙移民时代的新习惯。
  在这个殖民地里,阿姆罗见到了父亲。父亲虽然得了缺氧症,肉体上还是非常健康。
  当吉翁军空袭SIDE-7的时候,阿姆罗的父亲被抛出了宇宙,但是,大概因为身上穿着宇宙服,所以漂流到这个SIDE来了吧。
  相隔半年的重逢,完全是偶然。
  刚从书店出来的父亲,正好碰到走在夜路上的儿子,就把阿姆罗带到了他投宿的废物处理场的组装屋。
  他没有说明,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遥远的SIDE-6。
  在这间残破的小屋里,父亲交给了他一片电脑储存基板,对他说:
  “这里虽然是中立区,却跟战争脱不了关系。现在这个时代,即使在休战中,吉翁军跟联邦军也还是彼此虎视眈眈,都想用机动战士来打游击战。要让机动战士拥有应对游击战的机能,就得换上这一片提姆设计的储存基板。不然的话,你会被红色彗星的夏亚·阿兹纳布击垮的。我潜和民间,躲在中立区不断收集情报,再以这些情报为依据,在技术上做改进开发,所得到的成果就是这一张储存基板,你快拿去装在机动战士上面吧。”
  阿姆罗穿着军服,难免会被误以为是军队编制人员,但是,军服上并没有注明他是个驾驶员。
  但是,父亲在很兴奋的状态下,又情不自禁地暴露出了以自己的价值基准来判断事物的坏习性。
  这也是让母亲非常厌恶的一部分。
  滔滔不绝地说完这件事后,父亲就心满意足地坐在被中古电脑淹没的书桌前,哼着歌曲。
  那是一首阿姆罗没有听过的古老轻音乐。
  父亲的研究成果——储存基板,拿在手上的感觉,好轻好薄。
  “快走!你已经是个军人啦!”
  “啊,是……”
  父亲突然破口大骂,阿姆罗边哭边冲出了组装屋,然后用力将那张储存基板扔到路上。
    第二天。
  经过布莱德代理舰长的允许,阿姆罗借了一辆轻型车去看他的父亲。
  一个看起来像废物处理场老板的男人,正在指示阿姆罗的父亲操作起重挖土机。
  父亲的侧面,看起来很平稳,没有一点牵挂。
  看到废物处理场的老板这么信任父亲,他突然没有勇气去问这个老板,关于父亲的事。
  而且,阿姆罗也并不是可以永远待在这个殖民地。
  “那就是父亲吗……”
  那颗头发已失去光彩的脑袋,在SIDE-7时,也曾经为了替联邦军开发新型机动战士,发挥出领导阶级的机能。
  这样的父亲,现在虽然做着整理废物的工作,但是,只要想到是为了收集情报,仍是一个能令他满足的工作。
  这也是一种幸福。
  阿姆罗没有勇气跟老板打招呼,决定就这样折回舰上。
    但是,下起雨来了。
  一只天鹅,飞翔在一层薄幕摇晃着似的雨中。
  ‘好可怜……’
  刚开始,阿姆罗以为是天鹅在对他这么说。
  后来,他感觉到这是某个人的思绪。
  阿姆罗被那只天鹅吸引了一般,在湖畔的小屋旁停下车来。下了车,他就伫立在寂寥的门入口屋檐下。
  轻型车没有车棚,被雨淋得全身湿透,他不想这样回到同伴中,只好这样站着。
  在为该怎么处理父亲的问题而烦恼时,这种漠然的时间也是值得珍惜的。
  ‘好可怜……’
  这句话不是一种话语,而是一种“思绪”。
  “……”
  阿姆罗可以感觉到这个思绪来自哪个方向,所以,他绕到左边的走廊。
  沙沙沙……
  隔着小雨,面对着湖的地方,有一个头发闪着藏青色的光芒,向左右梳开来的少女,坐在一只黯然的藤椅上。
  天鹅已经飞了好长一段时间,像满意了似的,轻盈地横卧在掀起比星星还多的雨的波纹的湖面上,伸长了脖子。
  少女凝视着这样的湖面。
  沙沙沙……
  阿姆罗像穿过雨膜似的,走向走廊。
  “……!”
  责备他的眼神,是淡淡的宝石绿。
  阿姆罗想跟这个用力咬着臼齿,有着褐色肌肤的女孩说话。
  他并不想问她,为什么意识到那样的事,而是想问她,为什么释放出了那样的思绪。
  “对不起,打搅你了……”
  “……?”
  “你喜欢那只鸟吗?”
  阿姆罗很在意自己的鞋底,在木制的楼梯上毫不客气制造出来的声响。
  “有人讨厌美丽的东西吗?看到这么美丽的东西即将老死,难道你不难过吗?”
  排斥阿姆罗眼神的少女,看着自己的膝盖,说:
  “你没有一点感觉吗?”
  抬头看着他的淡绿色眼睛里,有着愤怒。
  “我想问的不是这个……因为……因为那只天鹅是一只垂死的天鹅,却还勇敢地飞翔着,我像听到了它的呼唤似的……”
  他发现自己解释得越多,就越会搞砸一切,只好吞下说到一半的话,像根柱子一样呆立在那里。
  两个人的视线应该曾经交接过,只是,阿姆罗已经完全被她吸引住了,所以,他什么也不记得,什么也没看到。
  “……雨停了。”
  当阿姆罗听到少女的声音时,少女已经起身离去了。
  阿姆罗看着天鹅消失在湖面上;云伴随着上升气流,快速地拉长再拉长。
  少女的气息沉重而温热。
  那双淡绿宝石颜色的眼睛里的瞳孔,漆黑得让阿姆罗惊叹。
  “多美的一双眼睛啊。”
  少女朝向雨停后的湖面,飞也似地跑了。
  这就是阿姆罗跟拉拉的第一次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