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小說]机动战士高达-密会(U.C 0079)第10章 层层交织  

2008-06-27 16:41:24|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0章 层层交织
  “德克萨斯”是一年战争的主要战场之一,位于月球跟地球之间。
  这个空域浮游着许多的舰艇残骸,还有一座叫“德克萨斯”的太空殖民地,所以,这个空域就被称为“德克萨斯”。
  这座可以体验大陆风光的观光用太空殖民地,内藏着大量的土砂,不适合居住,所以,只让它持续旋转运动,当作紧急避难用的太空殖民地。
  聚集阳光用的太阳镜已经停止了运转,再也看不到往日绿油油的景致。阳光照射下的“河”,形成一条光带,灼烧着人工的大地,一百多公尺长的岩山造型,洒落一地浓浓的影子。
  有个东西,在如此炽热的荒野里移动着。
  是一辆被马匹拖着跑的篷马车。
  握着马缰的,是穿着红色士官服的夏亚。
  隔壁坐着拉拉。
  后面有顶篷的马车上,坐着两个男人,盯着一个小小的测量器看着。
  “怎么样?弗拉那罕博士。”
  “很好,目标的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嗯,回圣吉巴尔吧。”
  “可是,赛可谬(脑波增幅装置)还需要一些时间做调整呢。”
  “你继续做调整,不过,今天的成果已经不错了,我不想让拉拉太累。”
  拉拉目不转睛的看着,如此关心自己的士官。
  只要知道他有这一份心意,拉拉就觉得牺牲今天一整天的时间,也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
  今天的工作是进行赛可谬系统的测试,只要集中意识,把弗拉那罕博士设置了标靶的场所通通找出来就行了,但是,实际做起来,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标靶散布在宇宙殖民地的空中——无重力的空间里,要发出“搜寻的意识”,捕捉无机质的东西所产生的微震动,也是蛮累人的一件事。
  为此,弗拉那罕博士还跟拉拉解释了一堆关于精神波跟脑波的事,但是,对她而言,这些解释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当拉拉感知到某种事物时,马车上的测量器就会把这个感触转化成更强烈的电波信号,发出振动。据说,这样的振动可以拿来当做遥控器。
  但是,拉拉只知道,当夏亚在她身旁时,靶子的命中率就特别的高。
  “这是什么?”
  一安下心来,就感知到某种祥和的意识。
  “怎么了……?”
  “……!?上校,你是不是触摸了我的心?”
  拉拉备受夏亚疼爱,所以,对他说话也不怎么有分寸。
  “可不可以不要开这种玩笑。”
  年轻人的侧面,看得出类似愤怒的坚毅。
  “……!?”
  正在检查拉拉脑波的弗拉那罕博士跟他的助理,好像无法测知拉拉心中感知的东西,所以,很专注很认真地看着测量器。
    藏匿在飘流残骸中的木马的代理舰长,怀疑敌人潜藏在德克萨斯中,便派阿姆罗、凯、隼人三个人去侦查。
  “有人说在港口的另一边看到战舰,会是真的吗?”
  “这里属于吉翁的势力范围,所以有可能吧?”
  凯跟隼人的对话,是利用靠机体接触来接通的“肌肤接触回路”,而阿姆罗则是利用有线通讯在旁听。
  在妨碍电波用的米诺夫斯基粒子散布的地方,只能利用这样的方法通话,而且为了避免外人窃听,大多利用有线回路。
  白色MS是阿姆罗。
  两肩上搭载了加农炮的红色MS,是凯跟隼人。
  “这是什么呢……?”
  进入了已经变成废墟的港口,阿姆罗把身子探出舱门外,滑进了人工洞窟里。
  从错综复杂的船桥区,走到殖民地圆筒中心入口处的隔墙,就不必担心会遇到敌人了。
  阿姆罗没有自觉到,心中是否有着某种牵挂。
  但是,他知道,有某种东西吸引着他,所以,他依照标准程序来操作隔墙的开关锁。
  剥落的油漆碎片漫天飞舞后,布满红锈的隔墙动了起来。于是,阿姆罗让机体驻足在隔墙的边缘,放出了侦查殖民地的摄影机。
  拉着线的摄影机,钻进了砂尘弥漫的空间后,阿姆罗再透过多媒体萤幕来观看索敌用摄影机所拍摄的画面。
  “……?”
  除了茶色的云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阿姆罗,我在四周巡视一下就回去啰。”
  凯的声音毫不客气地在耳机里震荡着。
  “好啊,你先走吧,我进去看一下再走。”
  “这个殖民地什么也没有,你要看什么呢?”
  “可是,我喜欢这种地面的感觉……”
  隼人放出来的有线摄影机,在阿姆罗的后方移动着。
  腋下挟着光束来福枪的MS,才刚离开隔墙,就听到一声巨响。
  咚!
  机体受到轻微的撞击,蹲了下去。
  隔墙的上部发生了爆炸,好像在警告打开了隔墙的人。
  “是谁设置炸弹的?”
  ‘……啦啦……’
  直刺额头的感触,很柔和,却带着忌妒。
  铿锵……是一种硬质的感触。
  “这是什么!?”
  啪啦啦啦……砂尘撞击面罩的声音,清脆响亮。
  砂尘中挟带着某种东西。
  他发现,是大量的机雷。
          拉拉跟夏亚,正在从殖民地内壁通往圆筒中心轴的升降机里。
  “……有人报告说,发现型式不明的战舰……,拉拉刚才会有那样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有敌人接近吧?”
  “那种感觉很祥和,所以,我不认为是敌人,才那样跟你说的。”
  “……?如果,遇到一个跟你心灵相通的敌人,你还能持续你的战斗力吗?”
  “我有保护上校的热情。”
  “可是,我只爱你的才能。”
  “没有关系,因为上校是男人……,所以,我也只是尽我女人的本分而已,请不要因此觉得有任何压力。”
  “……你好坚强啊,拉拉。”
  “谢谢。”
  “哪里。”
  升降机前面,停着一艘看似潜水艇,船体形状非常犀利的巡洋舰。
  “怎么样,马里甘?”
  “有一艘,在港口的另一面。”
  “我坐杰尔古格去侦查。”
  “要出击吗?”
  “只是测试一下机体。还有,做好圣吉巴尔出港的准备。”
  “是!”
  马里甘回答应声后,拉拉又追问一句:
  “上校,你应该穿上驾驶装吧?”
  “即使坐上MS,我也是必归主义者。”
  “可是……”
  “我不会出殖民地的,如果你担心的话,就跟去看吧?”
  拉拉抬头看着夏亚的身影淹没在巨大的粉红色机体里,她双手握住了轻型车的方向盘。
  光这样参与夏亚的一举一动,就有一种被他拥抱的安心感。
  可是,对于刚才额头所感受到的温馨感,她还是抱持着相当的好奇心,无法抹除。
  “……”
  拉拉很担心自己移情别恋,但是,并不觉得可耻。
  ‘因为上校会了解我的。’
  她真的是很依赖夏亚。
    “在无人的殖民地布雷!?……这些人在搞什么啊?”
  虽然是用来杀伤人类的东西,但是,MS踩到的话,脚底的装甲也会受损的。
  居然有人在这种殖民地埋下这样的陷井,用来惩戒入侵者,让阿姆罗感到非常厌恶。
  “人类就是专门做这种讨厌的事的动物。”
  这句话并不单意味着吉翁军,而是指责太空殖民地公社之类的组织,专门做这种事。
  然后,再联想到究竟是谁发起了战争。
  在太空殖民时代,拥有建设殖民地、管理殖民地的技术跟权利的公社,力量远超过了联邦政府。
  对这些公社而言,吉翁跟地球联邦政府都不放在眼里。
  吉翁取得了月球资源的所有采掘权,并主张拥有独立的太空殖民地维修权,但是,无论如何,还是得借助于公社庞大的资源搬运能力,以及仅此一家的殖民地年度升级交换系统技术。
  具有这种独占性质的公社,当然不可能有温和的一面。
  “……一口气飞到港口的另一面去吧……?”
  非到那里去不可的意识,在阿姆罗的脑海里不断扩张。
  ‘有人在呼唤着我。’
  这是既甜美又愚蠢的妄想,但是,他宁可沉溺在这样的妄想里。
  如果马上得面临一场大战,他想好好放纵自己一回,这样的狂想就像一颗点燃了引线的炸弹。
  哗!
  零点零一!
  就在这样的感觉下,阿姆罗的白色MS向后退了几步。
  视界里,插入了一道光柱。
  地面上溅起了尘砂,尘土飞扬中,出现了红色的MS。
  ‘夏亚……!?’
  在反射神经的动作下,机体很自然地伏下,躲在岩石的阴影中。
  咻!
  阿姆罗座机的光束来福枪发出声响,把砂尘卷进了光的漩涡中,但是,头顶上也飞来了两道光束刀芒。
  锵!喳!
  阿姆罗边左右移动,闪过光刃,边叫了一声:
  ‘夏亚!’
  阿姆罗叫了一声后,发现这个操纵红色MS的驾驶员,背后隐藏着什么。
  ‘没想到对手是那白色的家伙!’
  夏亚察觉到,闪避自己攻击的白色MS非常敏捷,他大喊着:
  ‘拉拉,快撤退!回圣吉巴尔去!不用管我!’
  这道意识的墙壁,让阿姆罗感觉到,夏亚企图隐瞒什么。
  站在小山上的拉拉,感应到白色跟红色的MS,正相互挥动着光束刀。
  ‘就是这个感触,刚才触摸我的温柔感触……’
  然后,拉拉惊觉:
  ‘上校做了危险的事!’
    啦喳!啦、啪啪啪啪!
  虽然是小小的爆炸,却像机枪般的不断连爆。
  “是地雷阵!”
  夏亚本来打算藉此逼出白色MS,但是,自己的MS也受到爆炸的冲击,操作上发生了异常。
  “哼!”
  尽管如此,夏亚还是操纵着已经损伤的MS,企图飞向拉拉所在的小山上。
  “拉拉,快趴下!”
  他俯视着地雷阵的诱爆闪光,边用光束来福枪对着白色MS所在位置扫射,边向后退。
  这样的连续扫射,只会曝露自己的所在位置,但是,他感觉到,如果不这样牵制敌人的话,敌人就会飞向拉拉的方向。
  但是,辅助喷射器已经产生偏斜,没有办法完全照自己的意思来操作。
    “唔啊啊啊!”
  阿姆罗可以感觉到,红色MS已经在狂乱的闪光中飞了起来,但是,他没有办法狙击他。
  躲在数十吨的岩石背后,视线完全被遮挡了。
  轰隆隆隆隆!
  冲破殖民地外壁的土石流,从阿姆罗座机的脚下,飞出了宇宙。
    夏亚的红色MS趴倒在地面上,臂腕中还拥抱着拉拉。
  已经损伤的机体可以做到这种程度,都靠夏亚神乎其技的操作。
  “……!”
  在激烈的震荡中,阿姆罗感觉到:
  ‘有人在看着我……?’
  萤幕上只看得到爆压卷起的砂尘,他上下左右再仔细观察了一遍萤幕,还是什么也没看到。
    从头上到背部,都覆盖在红色MS下的拉拉,松开了捂住耳朵的双手。
  ‘触摸我的是阿姆罗……?’
  “回圣吉巴尔去!”
  “是,上校。”
  红色MS的手,像要裹住拉拉的整个身体似的,移动到胸前。拉拉攀着机械手,滑进轻型车的驾驶座。
  红色MS的独眼里,仿佛映出了夏亚温柔的微笑。
  “我等一下就过来。”
    引导木马进入德克萨斯区港口的,是凯跟隼人的红色MS。
  “史雷格中尉说从外面也看到了爆炸,到底在哪里呢?”
  “位置不明……显示不出那个爆炸外壁的位置。”
  “太混了吧!”
  凯跟隼人对代理舰长的反应过慢,都觉得很生气,但是,还是尽职的将木马引导进殖民地的圆筒内。
  “快搜索潜藏在德克萨斯的敌人!”
  “了解!微速前进……”
  舰桥的布莱德代理舰长跟米莱,都认为这样的行动是最安全的。
  如果待在外面的话,可能免不了要跟停泊在殖民地另一侧的巡洋舰交战。
  那么,要在这个空域跟其他舰艇会合,就很困难了。
  只要进了殖民地,就算是吉翁军,也不可能把整个德克萨斯都炸掉。
  “爆炸确认!阿姆罗还在作战!”
  观测员们人手一个望远镜,发现了砂尘中的阿姆罗的机体。
  “……可能是从外面来的攻击。”
  为了表现出舰长应有的威严跟洞察力,布莱德告诉自己,一定要注意到每一个可能的细节。
  “阿姆罗好像不能动了。”
  “他没事吧?”
  “是的,敌方的MS也停止了动作。”
  “叫凯跟隼人去殖民地的另一侧侦查,用接触回路传递消息!”
  “了解,发出光线信号!”
  “出动侦查轻型车!”
  “叫组员们穿上宇宙服吧,不是有机雷跟地雷吗?”
  “啊……说的也是。不过,还是要进行侦查,还得修复殖民地。”
  米莱提醒了布莱德没有注意到的部分,布莱德觉得,这样的米莱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好妻子,不过,现在他整颗心都在侦查上。
    “施放出的伪装物的爆炸,大概骗不了那个驾驶员吧。”
  站在红色MS舱门上的夏亚,看准了砂尘的动向,快速往港口方向冲刺。
  他已经争取到了让拉拉的轻型车回到港口的时间,现在,只要找回那匹放牧的马就行了。
  “大概是拉拉的测试,把那白色的家伙叫来了。”
  那是用脑波来取代电波的测试。
  他本来以为,只有像拉拉直觉这么好的人,才能做这样的测试,但是,现在,他发觉发像不只拉拉拥有这样的能力。
  “革新过的物种——新人类,在不断进入宇宙的这些人类中,难道随便找都有吗?”
  夏亚在飞扬的砂尘中听到马的嘶叫声,立刻往那个方向跑去,心中还不禁期望着自己也是那些新人类之一。
  几辆轻型车从木马开了出来。
  这之中,包括了莎拉·玛斯驾驶的轻型车。
  车子开出不久后,她就遇上了夏亚,但是,这是跟阿姆罗无关的事件。
  她跟夏亚是兄妹,在SIDE-3的殖民地群发起从地球联邦独立出来的运动时,两个人活生生地被拆散,在这里才又再度重逢的。
  兄妹重逢,在情感的纠葛上,不管是亲和感也好;排拒反弹也好,都会非常深刻。
  这件事,后来也影响到了阿姆罗跟拉拉之间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