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小說]机动战士高达0083 星尘作战记录(STARDUST MEMORY) 第09章 预感…  

2008-06-27 17:34:40|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09章 预感…

  11月10日·08时02分
  金米岛镇守府
  舰艇校阅典礼,当日。
  “所罗门海域,波涛汹涌。”
  这是和亚尔比翁一样,担任索敌攻击军,执行迎击迪拉兹舰队之任务的沙拉米斯级巡洋舰“劳伦斯比尔”号在04:08时所发出的电文。
  在9日之前,海域保持着平稳的模样,但是在日期一更替之后,突然变得惊涛骇浪,露出了它的利牙。不知从哪里飞来无数的敌机,向着金米岛而来。06型、09型MS,其中甚至还有旧式的卡托尔型宇宙战斗机的机影。
  被任命为索敌攻击军的各舰,为了尽早发现并迎击蜂拥而来的敌人而忙碌。先前发出电文的“劳伦斯比尔”号,也在05:23时,遭受由三架06型所组成的MS小队之猛攻而严重受创。
  在08:00时为止的战果,联邦的索敌攻击军一共击落MS十四架、击落卡托尔型战斗机四架、击沉姆赛级巡洋舰一艘、击沉包含吉科型突击艇在内的小型艇三艘,已经有这样的记录。但是如怒涛般蜂拥而来的敌人仍未停息,而且其数量还在增加,展现出仿佛要将所罗门海域完全填埋的气势。
  迪拉兹舰队,他们真正的用意已经无庸置疑了,是要妨碍在金米岛举行的舰艇校阅典礼,并且将集结的联邦舰队一扫而尽。所有的人都确信着此事,基层的士兵们是不用说了,联邦军本部贾布罗的将军们亦然,还有聚集在金米岛镇守府(司掌所罗门管区之统辖权的司令本部)的高级军官们也是如此认为。
  所罗门,那是和位于月球的相对位置的月神二号(原本是为了采掘资源而被移送到月球轨道上的一颗小行星)一样,将小行星改造、建设而成的宇宙要塞。
  就在一年战争爆发之前,当时的吉翁公国政府以增设SIDE-3的殖民地为名目,将两个小行星安置在月球轨道上,其中一个是所罗门,另一个是成为终战之舞台的阿·巴瓦·库。但是在大战末期,所罗门在联邦的全力攻击之下陷落,而被用来做为吉翁公国本土侵攻作战“星一号作战”的桥头堡。从那时候开始,所罗门被联邦改名为金米岛,此后,和月神二号一起做为宇宙舰队的母港在运作着。(编注:本书中对于“星一号作战”的描述是根据电视卡通影集内容所撰写,与小说版《机动战士》里的情节略有不同)
  由八座宇宙港,和三座独立的基地设施所构成的所罗门,不,金米岛,确实是有着足以称为宇宙要塞的规模,以及防卫系统。
  首先,以金米岛为中心的哨戒区里,漂浮着许多的自动炮台(无人操作的光束飞弹炮台)及要塞卫星(有MS部队在驻屯),布下绝对的御阵在迎击敌人,再加上金米岛本身也以无数的光束、雷射、飞弹炮台做为武装,而对于建设在坚固岩盘之中的设施,一般的攻击是根本发挥不了作用的。
  在一年战争当时,联邦军之所以能攻陷这座要塞,完全是仰赖了近乎十倍的物量所进行的攻势,以及对要塞兵器“太阳系统”(将太阳光反射、聚焦的数万具反射镜)。还有决定将所罗门放弃,而未积极地派遣增援部队的吉翁军高层的想法。
  在这金米岛的中心部,有掌管所罗门管区的司令本部存在。
  “零散的攻击啊。看着吧,这所罗门之海的平静。大概是想把核子弹头这张王牌,留到最后的最后吧,敌人似乎是为此在确认侵攻的路线啊。”
  一边说着而啜饮着提神用的红茶的男子,是格林·怀亚特上将,而在对面戴着圆框眼镜的将官,是金米岛基地司令,史帝芬·赫朋少将。
  “很巧妙的推测,必定是如此吧。目前,敌人只有以MS为中心的部队进行攻击,不久之后,舰队也将会现身吧。”
  “赢了啊。”
  “啊?”
  “等于是已经赢了啊。你想想看,第1、第2、第3舰队在内,主要的全部舰艇都齐聚在此地,他们还特地送上门来,等于是在请我们把他们击溃啊。”
  “的确。以被夺走的核弹头来估算,若是没有非常接近金米岛的话,效果是难以期待的。艾基尔·迪拉兹,我还以为是更聪明一些的人呢……”
  “……似乎不是个绅土啊,愚昧无知之辈。”
  “确是如此啊。”
  “对宇宙居民,竭尽全力的示威行动吗?是希望华丽的点缀着临终的时刻吧,陶醉在自我的美学之中啊。”
  “的确如此。确实是自残倾向很强的吉翁军人的作风。”
  “也难怪会有人想做内应”怀亚特在心中说出了这样的话。原本他的打算是预定要经由与西玛舰队之间的密约,而取得敌方的金米岛袭击计划——星尘作战之全貌的。
  ——下贱的亚尔比翁,搞砸了我的高度的战略措施。
  怀亚特把茶杯放下,拿出了怀表。06:22时,离舰艇校阅典礼,还有四小时三十八分。
  同日·02时23分
  距离地球96万公里之宙域
  稍微地,将时间回溯。
  深渊的空间,此处丝毫没有战祸的影子,就只有毫无止境地延伸的,虚空与黑暗。
  有几艘船,在这样的地球外宙域前进着,是以姆赛级巡洋舰为中心的舰队。为何,应当是在对金米岛进行强袭的迪拉兹舰队,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那并不是迪拉兹舰队,也不是把姆赛级巡洋舰当做运输舰使用的吉翁共和国(现在的SIDE-3自治政府)。那是阿克西斯军,在火星与木星之间所存在的小行星带中漂浮的,阿克西斯所派来的使者。
  0080年1月1日,在终战协定缔结了之后,高喊彻底反抗联邦的人们的命运,就大致分成两种了。像迪拉兹舰队或西玛舰队一样,继续残留在地球圈。而另一种,则是由玛哈拉加·卡恩所率领,来到在做为资源采掘基地而运作的小行星阿克西斯上固守,分为了这两种。
  小行星阿克西斯,是木星运输船团的中继站,做为小行星带的矿物资源采掘基地在运作的,是旧吉翁公国所属的采掘基地。部份的残党军,将此地做为复兴吉翁的据点。但是,至今阿克西斯尚未具备再起的力量。那么,为何会在这时期向地球圈派遣舰队呢?
  “司令,是迪拉兹阁下的来电。”
  舰队的旗舰,是红色的战舰“格旺桑”,是有着和格瓦金级战舰相似外型的新造舰。在舰桥里听取了接获电文报告的哈斯勒少将,很满意地点着头对部下说了:“读出来。”
  “感谢对大义之赞同、及对星尘之支援。……完毕。”
  “虽然是会有若干的时间差,但是已经能够直接以音声通讯了啊。哼,的确是他的作风,竟然还特地发出电文。”
  而,在舰桥的所有人都浮现出陶然的表情,聚靠着正面的舷窗,舰桥被沉静的骚动所笼罩。哈斯勒在一瞬间,为部下们的举动而浮现出讶异的表情,不过还是很快的察觉了原因。
  已经可以音声通话的宙域,也就是说,应该是看得见了,那颗怀念的星球。
  “……看得到了吗?地球?”
  不禁站起身来,注视着舷窗。看到了,隐约的、小小的光点,朦胧地散放着青色光芒的光点,是不可能看错的,也绝不会看错,是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
  ——我们回来了啊。
  隔了三年才又再见面的那颗星球,和昔日一样散放着安详的光芒。哈斯勒吐出了感慨的叹息,此时又有接获追加电文的报告传来:“司令,是追加电文。……同志诸君,欢迎回到地球圈。”
  “还是老样子,就是擅长于感人落泪。”
  母亲之星,就在他们的眼前。结束了漫长的航海,由阿克西斯来的特遣舰队顺利抵达目的地,所搭载的新型MA的最终调整也已完成,没有任何问题。而后只有相信,并且祈求而已了,迪拉兹投入全力所进行的星尘作战,其第二阶段,以及最终阶段的成功。
  同日·11时36分
  强袭登陆舰亚尔比翁
  第一舰桥。
  “贝特中尉……,不,贝特上尉,0-1-2有不明机一架。航道清除,请离舰。”
  “……狗屎!连吃饭的时间也没有吗?敌人到底有多少架啊,竟然一架接一架的自己送上门来。”
  “亚德尔机的补给延误了两分钟,请先出发。”
  “了解。我就自己掏腰包做份烧鸭料理吧!”
  留下通讯,贝特的GM特装型被弹射出了。阿尔发·A·贝特上尉,在巴宁格阵亡后,宏和贝特,分别晋升为中尉和上尉,这是依据席那普斯舰长的战时特权所布达的人事令。而下了这个决策的席那普斯,看着远去的GM特装型的喷射火光而又转过身来:
  “刚才的敌机,是第几架了?”
  “由本舰所捕捉到的,第十一架!随着时间的经过,发现率正以相对比率在增加。”
  “舰长,因为浦木中尉与吉斯少尉的归舰,贝拉拉贝拉管制区的防御力下降了,索敌率降低22%,请求指示。”
  对史考特、西蒙两位操作员的报告,席那普斯双手叉胸,回答了:“叫他们加快补给。虽然是今天第四次的出击,但也是不得已了。离舰艇校阅典礼还有一小时半,敌人如果会有什么大行动的话,应该就是在这段期间了。”
  说着,席那普斯看着浮在右舷前方的金米岛,由这个位置看去,就只有小豆粒一样的大小。他又再拉回了视线,自己问着自己。
  ——毁灭集结在所罗门的联邦舰队,迪拉兹的目标,真的只有如此吗?他是以这么单纯的目的,就能满足的人吗?
  想着,又再将视线移向所罗门。可以看到无数微小的光点,那是为了舰队校阅典礼而逐渐集结的联邦舰队。
  “这个宙域是……地狱啊。”
  在左舷MS甲板的小通道上,以饮料润喉,宏像是在倾吐似的把现在的心情吐露出来。
  看着格纳区域里,许多的作业人员正拼命地在进行着MS的再出击整备。带头的是摩拉,大伙都没有休息的继续着作业。额头流下的汗水,化为球状散布在无重力的周围也都不在意。
  “之前的巴宁格上尉的事故,是我们的责任。并非说是整备不力,但是那时如果有100%以上的完美状态的话,应该是不会有那样的结果的……”
  前天,摩拉集合了部下而这么地说了。当然,即使做了完全的整备还是会发生那事故的吧,但是就是对自己的工作有着荣誉感,所以才无法容许在非战斗时,因为机件上的问题而失去了优秀的指挥官的这种事故。
  而这种心情,宏也是同样的。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害死了上尉,当时,如果赶快进行救助的话……就算即使做不到,在事故发生的时候,难道无法更妥善地处理吗?在那之后他无数次的一直在后悔,即使明知道后悔也无济于事。
  ——不管再怎么去想,上尉也无法活过来了。那么,就把潜伏在这所罗门之海某处的卡托找出来,加以击溃,这不就是现在的自己所唯一能够做的事吗?
  虽然是这样地告诉自己,但是却丝毫发现不到卡托的人影,只有焦躁的心情越来越深刻。钢弹2号机,卡托要行动了——很离奇的,这成为了巴宁格最后的一句话。
  把卡托击溃。
  在现在的宏听来是这个含意。潜伏在这所罗门之海某处的卡托,你到底在哪里?
  心里这么想着,抬头望着点亮着无数灯光的顶棚,是疲惫吧,有点目眩,这也难怪,自从日期更替之后共出击了四次,连休息的时间也没有,疲惫也是当然的。四肢麻痹,像是要呕吐的感觉一再地涌起。但是在把枪口的准星瞄准卡托之前,是不容许他倒下的。
  “……真是个地狱啊!”
  宏又再次自言自语,突然起了一阵恶寒,无法言喻的战栗的预感,充满了内心。宏设法要甩掉这没有根据的不安,但是怎么也没办法,反而是预感徐徐地具现了轮廓,化为明确的形态袭向了宏。
  同日·11时48分
  姆赛级巡洋舰佩尔·银特
  卡托看着大海。缩着身子,从舷窗望向那黑暗的空间,所罗门之海呈现在眼前。这片大海在哭泣着吗?将许多兵士悔恨的心情,怀抱在它的波涛之间。
  可姆赛的年轻军官、挺身相护的16M的驾驶员、德赖杰舰长、金巴莱多基地的比特少将……在此次作战中所遇到的许多战士们的面容,划过了卡托的脑里,还有音讯不明的老战友,凯利·雷兹纳的容颜。
  ——决不许失败,我们等待了三年了啊。
  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背后传来了声音。卡留斯军曹,昔日一起战斗,面现在又将前往所罗门之海的不可或缺的战友。
  “少校,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不,只是一想起在这片大海里死去的同胞,也就……”
  卡托转过身来说着,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沉重。和他说话的卡留斯,也和卡托一样浮现出沉重的表情:“也许是如此吧,曾经跟随少校战斗的人,也只剩下我了……”
  当年在所罗门周边的攻防战之中,卡托率领着第302哨戒中队,击溃了许多的联邦军兵士。在当时的同伴有十二名,而如今,只剩下一人。
  “卡留斯,我这样子可以吗?回到许多英魂漂流的这个地方。我不就是站在许多的牺牲之上而功成名就的吗?不就只是一直藉由别人的牺牲而存活下来的吗?”
  “少校,这片大海还很年轻啊……有时会波涛汹涌,有时会带着凶暴的杀意来挑伐,要让它风平浪静,还需要相当的时间啊。”
  “我只是,暂且奔驰而过吗?就和那个时候一样……”
  “是的。为了这一刻,大伙也都聚集过来了。”
  “是啊,是这样啊。”
  卡托缓缓地站了起来,解下发带的银发在轻轻摇曳,在他的眼里已经没有迷惘的色彩,自信与信念浑然地溶合,洋溢着不可思议的色泽。
  “走吧,卡留斯。”
  “是,现在是出击前二十分钟,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妥当了,少校的GP02A也是。”
  “就让联邦那些庸俗之人,再做一场‘所罗门的恶梦’吧!”
  卡托由卡留斯陪同,以悠然的步伐前往了MS甲板。
  同日·11时58分
  L1暗礁宙域与所罗门海域,相接之中间点
  读秒之后,一架架的MS被弹射出去,MS-05、MS-06F、06S、06F2、06FZ、MS-09R、09RⅡ、MS-21C……。如同是战争博物馆一样,各式各样的机体在宇宙中疾驰,但是那并不是被展示的、布满灰尘的空壳机体,而是闪动着鲜红的独眼(吉翁制MS的单眼摄影镜头),充满鲜活脉动的战土们。
  仿佛是在目送着这些战士们出征,舰队在后方排成横向的一字队形,带头前进的是战舰格瓦典,是迪拉兹中将的座舰。
  “星尘作战也进入了第二阶段,若是此事顺利完成,最终阶段也就要展开。终于啊……”
  看着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MS队,迪拉兹以沉重的语气说了。听了这句话,站在旁边的副官做了报告:
  “先发的各舰也都按照预定,卡托少校指挥的特别行动队,也传来了‘没有问题’的通讯。”
  但是迪拉兹并没有在听,以似乎注视着远方的眼神而在自言自语,那是针对着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不,是一切的结束吗?”
  “啊?您在说什么呢?阁下。”
  “将我们全部的战力投入的这个作战,当然,会受到联邦军的反攻,而遭受相当的损失吧。特别是为了卡托而担任诱敌行动的,刚才的部队……”
  之前出发的MS部队已经不见踪影了,确信着胜利,而前往了所罗门之海。迪拉兹握紧的拳头在微微地颤动,而又接着说了:
  “将会有许多人丧生吧。我们最后的弓箭射出去了,已经无法再射出第二支箭了。”
  “我了解您的心情。”
  “不,那也无所谓,但是为了回报他们的牺牲,一定要使本作战成功才行,不能再像那屈辱的阿·巴瓦·库之海一样地撤退了。只有胜利,或是破灭而已了,两者其中之—啊……”
  “阁下……”
  迪拉兹无言的注视着黑暗的空间,已经没有要说的话了,此后只有祈祷而已——部下们,以及担负着一切的卡托的胜利。
  同日·12时15分
  金米岛镇守府
  “胜败在交战之前就已经决定了。迪拉兹舰队只是漫无目标的进行着涣散的攻击而已。”
  怀亚特上将的声音,响彻了广大的司令本部。那是没有任何怀疑,充满着绝对的自信的声音。
  “我军的索敌攻击军,已经击毁了三十七架MS,和三艘舰艇了。”
  “那还是在所罗门海外围的管制区内。在内侧的哨戒区内,连一只小猫也看不到呵。”
  “话说回来,这个宙域早就被我们联邦宇宙军的舰艇给填满了啊。”
  “的确。对于集结了地球最强之舰队的这个地方,竟然还特地的前来进行特攻,旧世纪的‘神风特攻队’可也是如此的愚昧啊。”
  怀亚特的嘴角浮现着微微的笑意.听着两位副官的报告。而在心中则自言自语着——看来也没有和西玛舰队进行交易的必要了啊。
  “那么阁下,时间就快到了,请前往旗舰伯明罕。”
  他对这句话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军帽:
  “是吗,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啊?我知道了,绅士就必须要守时才行啊。”
  站起身来,转身面对在背后等候着的各舰队之司令官,戴着准将、少将、中将之阶级章的无数的将官们。面对着他们,怀亚特沉醉于自己的立场,深深地陶醉了。而后摆正了姿势,说出了一连串庄严的文句,那是近乎滑稽的大言豪语:
  “诸君,此次的舰艇校阅典礼,是对愚劣的宇宙居民,展现我们实力之绝佳的机会!现在地球圈全域的电视,都正插放着在此列队的舰队之雄姿吧,同时也将会伴随着永远不知败北的U·N·T·SPACY的光荣字样!而待此次典礼的完毕之后,也就是意味着,名为迪拉兹舰队的暴虐之徒的败北!希望各舰队能并肩齐步,表现出平日锻炼的成果!完毕!”
  同日·12时21分
  姆赛级巡洋舰佩尔·银特
  “MS队,出击!除了飞航管制人员以外,请尽速离开甲板!”
  左右两舷的射出舱门被开启了,两舷各有两架,姆赛级搭载着总计四架的MS。和“佩尔·银特”号一样,随行的僚舰也都开启了射出舱门,而由舱门的内侧,MS伴随着瞬间的闪光而被弹射出去,隔着正确的间隔,遵守着起飞顺序。
  射出后的MS队在舰队前面展开,成小队编制,每三架组成一群,而这些机群又组成了中队编制。
  卡托在驾驶舱里坐定,一直等待着时间到来。GP02A钢弹2号机,在这排除了许多困难才搬上了这华丽舞台的爱机之中。
  ——时候终于到了啊……
  也没有时间沉浸在感慨之中,通知弹射出的信号灯点亮了。由舰桥传来声音,是舰长格拉多尔发出的:“少校,祝武运昌隆。”
  仿佛这就是信号似的,卡托的2号机被射出了。急遽加速的重压笼罩着卡托,瞬间,他和他的MS已置身在宇宙中,那是所罗门之海。卡托立刻让主推进器喷射加速,和待机的MS队会合,钢弹2号机盘踞在最前方,背后率领着总计将近四十机的部队,缓缓地将机体拉起。
  “怀旧的宇宙啊……”
  在胸中来去的,是“感慨”两个字。以前也是这样,身先士卒的亲临战场。虽然充满着艰难辛苦,却依旧令人怀念的那段日子,都还一样啊,只有一件事除外。
  卡托缓缓地回过身,向驻留在后方的“佩尔·银特”号发出通讯:“格拉多尔,出击的信号弹怎么了?”
  在舰桥收到这句话的格拉多尔,只有感到张惶失措。卡托的话已经逸于常轨了,没想到在这种隐密作战之际,竟然想要炫丽地发射出信号弹。
  “可、可是少校!本作战的成否,可说是取决于奇袭,万一,信号弹被敌人发觉到的话……”
  “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被敌人看穿的话,终究,上天是不会站在我们这边的了。”
  不,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事的,上天绝不会抛弃仗义而起的我们!
  “无所谓,发射!”
  “了解……了。”
  以低沉、压抑的声音答复了。隔了短短的瞬间,从“佩尔·银特”号的舰桥结构的侧面,一道闪光被射出了,那道光芒高高地向天上奔驰,而后在俯瞰着舰队与MS队的遥远高空中炸裂了。
  青色的光芒散布开来。
  闪烁的光芒,将周围的舰艇、MS、以及卡托的2号机都染成了苍蓝。
  满足的笑容、陶醉、感慨的叹息、简短的自言自语、怀旧之情……仰望着那光芒的人们,心中浮现着各种的心情,在炫目的光芒中,微微眯起了眼睛。
  青三号弹,“我军之命运,在此一战”,是激励士气的,旧吉翁公国军的发光传令信号。
  昔日许多的兵土,在这光芒之下战斗。鲁姆(SIDE-5的俗称)之海、欧洲的黑森林、非洲的大地、还有在这所罗门的大海原,隔了三年的岁月而再次闪耀的那光芒,使得重视荣誉的吉翁战士们,暂时忘却了苦难的岁月。
  光芒在稍后消失了,但是在他们的心中,仍然还在继续地闪亮着。青色的光芒,激励全体人员奋斗的,苍蓝的闪光。
  “感谢。”
  卡托对后方的“佩尔·银特”号一瞥,发出了表示感谢之意的通讯。而后一转身,凝视着广布在前方的所罗门之海,在握着操纵杆的手上施加了力量。
  “……而后,只有前进了!”
  卡托的2号机加速了,将他炙热的信念寄托在机体上。阻隔着他的去路的,只有散布在所罗门之海的,无数的残骸而已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